九号彩票平台-9号彩票登录

把袁术给怎么样儿的他袁术怎么说都是袁家的嫡

 不会,绝对不会,自己做事应该是天衣无缝啊,难道这么快就被他给查出来什么蛛丝马迹了?不能吧,他袁本初有那本事吗?当时心腹做得那么隐秘,还能让人给察觉出来?
 
    “这,袁本初,既然你说了此事,那我也不隐瞒你,我其实也觉得背后下手的人可恨,所以抓到了之后一定是不能放过,必须要严惩不贷!”
 
   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袁术这话都是心里话呢,但是袁绍可不这么认为。他心说,袁公路你就装吧,今日我就不信了,还不能让你说真话?
 
    “公路说得不错,只是我要多说一句,如果此事是他人所为,那么我袁本初身为联军盟主,自然要对此人严惩!不过如过此事是你袁公路所为,那么我却不会如此!”
 
    袁术把眼一瞪,说道:“袁本初,你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“公路,你在我面前就说实话吧,此事就是你派人所为!而之前我让心腹严守大帐,五十步之内任何人都不得靠近,都如此做了,你还有何隐瞒?”
 
    说着,袁绍双眼是紧盯着袁术,而袁术因为心虚,他却不敢与袁绍对视。
 
    “这,袁本初,你不要血口喷人,污蔑于我!你有何证据证明此事就是我袁公路派人所为?我告诉你袁本初,我袁公路可没有做过此事,你可不要冤枉好人!”
 
    “哼,我冤枉好人?公路,我劝你你还是说实话吧!没有做过?没有做过你为何不敢与我对视,莫非心中有鬼否?而且难道你忘记了,咱们可是相熟几十年了,你说谎时就是现在这样儿的动作,手总是摸着鼻子的!”
 
    袁术一听,可不是吗,自己现在这右手正是摸着自己鼻子呢。别人对自己谈不上有多少了解,但是他袁本初对自己那可是相当了解的啊。
 
    “袁本初,少说这无用之事!如今这没有对证之事,你以为就凭你一张利口,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污蔑得了我吗?真是可笑啊!”
 
    说完,袁术是哈哈大笑,但是其中却是有着不少心虚的。
 
    袁绍见袁术如此模样,心说袁公路啊袁公路,我看你就是“不见棺材不落泪”啊,如此,那好吧,我就如你所愿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公路,你以为我没有证据来证明此事吗,你等着!来人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帐外士卒马上就进来了一个。
 
    “去把昨日当值之人给我找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卒领命而去。
 
    袁术此时他突然有种预感,难道说袁本初当真找到了自己通敌、背后对孙坚下手的证据?可能吗,难道果真如此,那样儿的话自己可如何是好啊!
 
    果然,不一会儿,就进来一人,袁术当然不认得。但是这人袁绍熟悉得很啊,袁术还没来大帐之前,他还在自己的帐中,自己还特意嘱咐他了呢。没错,此人正是袁绍在之前特意叮嘱的那个心腹,而他也是袁绍特意用来诈袁术的,
 
    看到来人进帐后,袁绍问道:“昨日是你当值?”
 
    “回主公,不错,正是,昨日小的当值,是所有人中的一个!”
 
    袁绍点点头,“好,那么你说说昨日全营有何异常之处没有?”
 
    来人回道:“回主公,要说这异常之处……”
 
    来人想了一会儿,眼前一亮,“好像却是有一个,只不过这……”说着他还看了眼袁术蛮匪。
 
    袁术心说,这真出现纰漏了?明明告诉我说谁也没有发现,怎么如今还是出现了破绽?
 
    不说袁术在那儿心中暗骂,只听袁绍说道:“不要吞吞吐吐,有何不可说的?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昨日大营皆无异常,只有,只有,只有袁将军处有人偷偷出了大营!不知这个算不算是异常!”
 
    袁术闻言,他是一下就爆发了,指着此人喝道:“简直就是一派胡言,一派胡言啊!你为何要污蔑于我?之前我们十八路大军皆驻扎在一起,我大营怎么可能有人偷偷溜了出去?没有,绝无此事,袁本初,你信他还是信我?”
 
    袁绍一笑,心说袁公路你心中没鬼又何必着急,“好了,这里没你的事儿了,你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公路,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承认吗,还不承认那事与你有关?”
 
    说着,袁绍把眼一瞪,来到了袁术的近前,是双眼直视着他,好像想看透他的内心一样。
 
    袁术这时却也不与袁绍争辩了,因为他发现人家都有证据了,他袁本初要是把这话给其他的诸侯如此一说,哪怕不是自己干了,估计最后也得是自己所为了,更何况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己所为。
 
   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:“唉,袁本初,你今日到底想要如何?”
 
    “非是我袁本初要如何,而是公路你,是你到底想要如何?背后对盟友下手,通敌卖友,这是我袁家人所为吗?袁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!”
 
    袁术一听,一下就火了,大喝道:“袁本初,你少和我讲袁家!我袁公路是袁家嫡长子,而你袁本初不过就是个庶子罢了,我袁公路身份尊贵,可凭什么你袁本初处处压我一头?你是盟主,我就是个管粮草的,你受家人重视,我就是个陪衬,我不甘心!”
 
    袁绍明显不想再此事上多说,于是说道:“公路,你为何要如此作为,你难道不知你已经犯了众怒了吗?”
 
    袁术冷哼了一声:“哼!他孙文台要是拿下了汜水关,我们其他诸侯的脸面往哪放?所以汜水关当然不能让他孙文台给夺下,要是破关也得是我们十八路诸侯一起才行!这个难道你袁本初不懂?”
 
    袁术一听,这个气啊,心说为何长辈不看好你袁公路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你袁公路心中哪有大局,“公路,你不顾大局,你还好意思说?”
 
    比起袁术来,其实袁绍更像是个兄长,当然了,两人从小就看对方都不顺眼,而袁绍更多的时候,他则是占了上风,而袁术则总是处在劣势中了。
 
    袁术闻言,一声冷笑,“可笑,正是可笑啊!你袁本初还好意思说我不顾大局,那我问问你,你袁本初顾全大局了吗?你袁本初要是真心来讨伐董卓,顾全大局,为何就只让他孙文台一人带兵攻汜水关?十八路诸侯中有几人是真心来此讨伐董卓的?而你袁本初反正就绝对不是了!”
 
    袁绍是被袁术气得不行,心说这话就算你知道也别直接说出来啊,本来很多人都是如此,但是如今在汜水关联军受阻,更别说雒阳都没拿下来呢,所以大家还得同心协力才行,哪怕各有心思,但是也不是分心的时候啊。
 
    “你,你……”
 
    袁绍指着袁术,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才好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一六章 马超问言贾文和
 
    袁术见此却大笑道:“哈哈哈!怎么,袁本初,你如今却还有何话说?已经是无言以对了吧,我就知道你会如此,哈哈哈!”
 
    袁绍心说,可悲可叹啊,袁家出了这么一个袁公路,真是家门不幸,家门不幸啊!幸好如今袁家人中大多数都已经故去了,要不看到嫡长子如此模样,真不知最后要气死多少人。
 
    而袁绍此时依旧是被袁术气得是说不出来话,“袁公路,你,你……”
 
    袁绍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啊,先是让袁术做的事儿把自己给气了一下,然后他又接着指鼻子说自己,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说。
 
    “袁本初你被我说到痛处了吧,你和我也不过就是彼此彼此罢了,‘五十步笑百步耳’!我袁公路今日对此当然也不会不承认,敢作敢当,对,我确实是对盟友背后下手了,通敌卖友了,你还能把我如何?你想让众人加罪于我?还是想把我交给孙文台,让他随便处置!反正我告诉你,如此作为最后丢得还是我袁家的脸面,再说我袁公路可能让你们随便处置吗,真是笑话!袁本初,我袁公路可不是你能随便揉捏的!”
 
    袁术的脾气也上来了,心说你袁绍这是来自责我来了,可我袁术做事还用不到你个庶子来说三道四的。
 
    袁绍心中叹了口气,其实就和自己之前说得一样,自己是不能把袁术给怎么样儿的。他袁术怎么说都是袁家的嫡长子,还是自己的大兄,无论是从世家大族的规矩上说还是从亲情上来说,他都不是自己所能处置得了得。当然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来个所谓的“大义灭亲”,但是如此做法,最后丢人的还是袁家啊,损失的也是袁家。本来袁家已经被董卓给整残了,难道如今自己还要去火上浇油,那自己可真就是袁家的罪人了我的摩托女友。
 
    从世家大族出来的子弟,很少有不为家族考虑的,这是从小家族就给他们灌输的东西,而此时的袁绍可以说就是如此的代表。但是像袁术这样儿的奇葩,其实确实也不是多数,应该说是少数吧。
 
    “袁公路,你身为一路诸侯,当初也曾歃血为盟,如今却通敌卖友,背后下手,理当受重处!但念在你我同为袁家人的面上,我不会处罚于你,你且好自为之吧!哼!”
 
    “袁本初,收起你的假惺惺来吧,不用你在这儿给我装好人!我袁公路带来了三万士卒,难道说还能怕了你不成?”
 
    袁术心说,你袁本初也不过就带了三万士卒,咱们都一样,你还奈何不了我袁公路吧。
 
    袁绍对袁术说道:“知道你袁公路兵多,但是你袁公路兵再多,能比得上所有人吗?知道你袁公路很强,可是你袁公路再强,难道众人联合在一起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区区的袁公路了?你把自己看得也太高了,你如今是犯了众怒,如果真要让曹孟德他们给知道了,到时谁也保不了你!可如今你却还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地,赶紧给我出去,我不想再看到你,出去!”
 
    袁绍这一回,他是彻底地爆发了。要说“泥人还有三分土性”呢,他袁本初又不是那种任人揉捏的。更何况自己本来是好心好意地请他过来,想保住他袁公路,可他袁公路呢,不但是如此地不领情,反而是开始在自己的大帐中指责上自己了,自己难道欠他的?真是可笑啊,他袁公路要不是和自己一样儿,同为袁家之人,还是嫡长子,自己连管都不会管这个,是早就把他交给其他诸侯处置了。如果那样儿的话,还用得着自己在此白费唇舌吗。
 
    袁术这次听完了袁绍如此一说后,他这回终于算是彻底不吭声了。因为袁绍的话说得确实是一点儿都没有错,自己是不可能与所有人为敌的,更是没那个本事,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是犯下了众怒。所谓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”,联盟里当然也有联盟自己的规矩,自己如今是通敌出卖盟友,背后下黑手,要是说之前的谣言还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话,可是这次却是已经触犯众人的底线了。所以真要让他们知道了那事儿是自己做出来的话,那自己确实就危险了。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,就算别人能,但是孙坚孙文台绝对不会啊。
 
    反正如今不管如何,也别管他袁本初到底是因为什么,至少自己知道,他不会处罚自己了,同样儿他也不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